翻页   夜间
紫川小说网 > 造神学园 > 第一百六十九章 门得古奇的解决方式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ichuantxt.com
    那天深夜,门得古奇离开了医院。大莽永远也忘不了门得古奇校长当时那极度反常的样子。



    他死死地盯着封雨耳后出现的那复杂神秘的文章,一边含糊不清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,一边露出极其夸张的笑容,然后开始在房间之中来回踱步,直到半夜他才稍稍停止他那癫狂的举动,简短却极其郑重地嘱咐道:“这个学生,你一定要把他治好,彻彻底底的,完好无损地治好。”



    大莽不明觉厉地点头。



    门得古奇回到他的办公室,偌大的办公室一片漆黑,面向悬崖的落地窗打开,黑色的窗帘被夜风吹得扬起,发出簌簌的声音。



    门得古奇走到窗边,抬头望头顶的那片悬挂着两颗月亮的天空。



    微风吹来,轻轻吹动他那一丝不苟的西装下摆。



    “阿兰娜,调出那个人的资料。”门得古奇缓缓开口。



    “您是说……”阿兰娜问。



    “调出十吾潳的资料。”

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屏幕悄无声息地弹开,最先出现的绝密两个字,门得古奇授权之后,绝密二字碎裂,一段文字资料出现在屏幕上。



    最上方一个少年的照片,他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,一头金属灰的头发,体格极其高大强壮,浑身透着与年龄不相符的野性和暴虐,他的眼神极其锋利,尽管只是一张照片,那目光仿佛还是可以割人皮肉。



    图片下方,是一串文字:



    姓名:十吾潳



    性别:男



    种族:不明(由阿斯德巨龙族抚养长大)



    经历:十六岁跨入燃魂境界,二十岁成为宇宙第五强者,根据已有数据,预计他将在二十五岁之后跨入开天境界。



    重大事件:二十岁之时,将阿斯德巨龙族灭族,随后成为第二代天时行者,唯一一个接触过天时本体并发回语音信息的人。



    死亡年龄:20



    死亡原因:执行天时任务失败,死因不明



    门得古奇默默地注视这一串简短的资料,寥寥数行便概括了一个传奇人物的一生。



    “封雨,你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?”门得古奇对着屏幕自言自语,“为什么你的身上会有他的纹章?”



    传说,在十吾潳屠龙之后,他拔下阿斯德巨龙龙王的龙牙,打造了一个纹章随身携带。



    门得古奇见过那个纹章,一柄黑色荆棘缠绕的巨剑,贯穿一头翱翔巨龙的身体,这枚纹章是十吾潳将阿斯德巨龙族灭族的证明。



    而现在这个纹章再次出现,并且出现在了封雨的身上,仿佛一个刺青,又仿佛一个刻痕。



    门得古奇陷入深深的沉思,为什么会这样,封雨和十吾潳是什么关系?而且,为什么一直以来,那个纹章都没有出现,却在修复经脉的治疗过程之中出现,如果不是封雨意外经脉损伤,也许这个秘密将永远不会浮出水面。



    之前关于封雨的谜团,仅仅关于他那奇异的SS级天赋,还有那异乎寻常的生命力,而现在,他的身上竟然惊现十吾潳的屠龙纹章,他到底是谁?和十吾潳,和阿斯德巨龙族又有什么关系?



    巨大的屏幕悄无声息地熄灭,门得古奇背着手立在窗前。



    夜渐渐深了,但他却没有一丝困意,他表面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差别,内心却仿佛有一条火焰在跳动。



    第二次夺取天时的行动,宇宙五强十吾潳身死,标记着天时航道的星图碎裂,碎成无数片散落在宇宙各处,天时航道从此迷失,成为传说之中的航道,而后神骨意外坠落地球,造神联盟崩溃,宇宙局势大变。



    数十年来,关于天时航道星图的碎片的找寻和争夺引发的战争无数,宇宙局势风起云涌,各大势力无一不在积聚势力搜集星图碎片,意图夺取天时。



    这一连串宇宙的大变故都一齐发生在十五年前,十吾潳的死是这一系列事件的起始,现在,十五年之后,一个人类少年带着十吾潳的屠龙纹章,出现在坤鼎学园。



    这预示着什么?



    那个少年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?



    他和十吾潳又会是什么关系?



    联想到今天发生的入侵者篡改徽章影像的事,难道有人先一步发现了封雨的秘密,所以侵入阿兰娜系统想要收集他的资料?可是如果只是收集资料的话,那人为什么又要多此一举地篡改视频记录?



    门得古奇眉头微皱,众多信息纠结在一起,真相扑朔迷离,他忽然感到有点头疼。



    “校长,您应该休息了。”黑暗中传来阿兰娜的声音。



    “哦,阿兰娜,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。”门得古奇轻揉着太阳穴道。



    “什么事?校长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个K星督主紫吹摩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断断不会因为折损了十八个生焰级别的骑士就这么放过封雨,你去把这件事彻底解决一下。记住,一定要彻底。”门得古奇淡淡道。



    “您是说?彻底?”阿兰娜问。



    “对,彻底。”



    *****



    此时在医务室的封雨:



    黑夜在窗外沉积,堆叠了厚厚的一层黑色,白色的病房内十分安静,只是隐约可以听见一种嘶嘶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封雨平躺在病床上,全身覆盖着的那层厚厚的蓝色晶体在缓缓的汽化,发出嘶嘶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大莽站在病床边,正指挥着另一个护士为他输液。



    “身体数据,稳定。精神状态,稳定。生命体征,稳定。”大莽注视着仪器上的数据道。



    治疗此时已经进入了下半段,注入修复经脉的药剂之后,封雨体内的经脉恢复的速度十分惊人,就如同其他经脉碎裂的病例一样,封雨在自我修复的过程之中,体貌特征也发生了一些改变。



    三天后的早晨,封雨从深沉的睡眠之中醒来,他睁开眼睛,最先看见的是被风吹起的白色窗帘。



    他躺着一动不动,双目盯着那不断飘动的窗帘。



    眼帘之中忽然闪过一抹金红,那个怪异的梦境浮上脑海,那个穿着奇怪黑色的机甲的青年,他那双暴虐的眼睛,还有熊熊燃起的金红色火焰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……”封雨低声自言自语。



    他动了动手指,然后撑起身体,缓缓从床上爬起来。



    “徽章,现在是什么时间了?我住院住了多久了?”封雨右手扶着额头问。



    “现在是三天后的清晨。”徽章简短地回答。



    “我真的住了三天的院啊……”封雨喃喃。



    “光年呢?光年她怎么样了?”封雨问。



    “根据她的徽章显示,她现在正在宿舍。”徽章答。



    “哦,在宿舍,那说明她已经安全出院了。那我也要回宿舍。”封雨自言自语着朝门外走去。



    他先是去办了出院手续,然后径直朝宿舍的方向走去。



    走在路上,空气清新,阳光明媚,封雨的意识渐渐恢复清晰,一阵紧张感却忽然从他的内心升起。



    关于那个无法可解的死局,那个K星督主现在一定正咬牙切齿地谋划怎么弄死自己。



    在这座坤鼎学园里也许是安全的,但是自己不能一辈子呆在学园里不出去啊,他还得执行任务,还得到别的星球办事。



    这件事还是得越早解决越好。



    可是,具体要怎么办呢?登门道歉?天真。他绝对会在自己开口之前就把自己砍了。



    这局到底要怎么破?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