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紫川小说网 > 沈默苏婉瑜 > 第1493章 信仰之力!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ichuantxt.com
    沈默点点头,终于还是成全了他,一刀结果了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在江舵主感激的目光中,沈默默默收回短匕,内心仍旧波澜壮阔,久久无法平息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自己仿佛漏了什么关键点。

    叶轻尘有些凝重道:“老沈,王道奎这家伙可真够阴损的啊,要知道,这些人很可能是八坛主随便挑的。”

    沈默听到此处,不禁一拍大腿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,自己漏了什么关键点了。

    关键就在于,所有分坛镇守在阵基附近的人,都是随机挑选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被派出去以前,别说王道奎,就连那些分坛坛主都不知道,谁会成为自己手下的倒霉鬼。

    而王道奎,却能握住他们所有人的把柄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解释,血煞盟所有武者的人魂,包括家人都在王道奎的掌控之下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被派出来当这个倒霉鬼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沈默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个王道奎,简直就是*啊!

    闲着没事的时候,把自己手下的家人和人魂全控制了。

    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手下绝对听话。

    这些舵主,和普通武者如此。

    那么那些坛主呢?已经死去的几位坛主,沈默注定没办法调查。

    他只能将目光打在余下的坛主身上。

    倘若王道奎连半神乃至真神强者的人魂都控制了,那么就意味着,这个人拥有所有血煞盟高手绝对控制权。

    这些强者不再是强者,只是王道奎手中的傀儡、木偶,任由他肆意摆布。

    只要他愿意,随时可以弄死所有血煞盟武者。

    一想起来,沈默心底甚至有些颤粟。

    这种心机深沉的人,掌控这么多武者,真的只是为了威胁他们,让他们听命吗?

    以王道奎的手段,本来有无数方法可以让这些人毕恭毕敬,为什么要选择最残忍的一种?

    或许,他还有什么别的目的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想到深处,一粒恐惧的种子,在沈默内心萌芽、盛放。

    望着江舵主的尸体,沈默侧头看向身旁的王虎,对小凤凰问道:“有么有办法,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魂究竟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小凤凰还未开口,凝儿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,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枚针,刺进了王虎眉心正中。

    取出针时,针尖缭绕着一股黑气。

    “不在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虎和沈默同时惊呼。

    当然,王虎是错愕,而沈默是惊叹。

    果然和他想的一样,血煞盟所有人的人魂,应该都在王道奎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“王虎,你还记得,自己什么时候和王道奎有过接触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虎惨然笑道:“我这样的小人物,连坛主都很少见到,更何况是盟主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见面,便取走了你的人魂?”沈默更加震惊。

    王虎眼眸黯然,垂着头,安静的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沈默又侧目看向身旁的凝儿。

    “信仰之力!”

    凝儿轻声道:“信仰这种东西玄之又玄,但我想,每一个加入血煞盟的武者,都应该立下过某些誓言。

    这誓言无形中会对宣誓效忠的人产生信仰之力,一个人两个人还没什么,可一旦人多了,这股信仰之力便成了气候。

    倘若被信仰的人足够强大,摄取这些信徒的人魂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沈默点了点头,虽然凝儿这个答案也没有任何证据,但他隐隐感觉,距离真相也八九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“王道奎这老孙子,还真是够阴损的,连自己人也算计。”周苍在一旁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虽然血煞盟各大分坛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王道奎的做法,仍旧令他感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沈默倒是看得开,淡笑道:“这些血煞盟武者自比仙人,殊不知,在王道奎那般人物眼中,他们也不过是刍狗。”

    众人慢慢收敛思绪,清扫着战场。

    沈默又低头看向王虎,挥挥手道:“留下其他阵基的方位,你走吧,我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王虎惨笑一声,“走,走去哪里,脱离了血煞盟,人间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吗?

    可我不脱离血煞盟,为什么不干脆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沈默沉默下来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只是履行自己的承诺,不准备杀死王虎,至于王虎的死活,和他还真没什么太大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?”王虎转头看向沈默。

    沈默淡淡笑道:“如果你说的是拿回你的人魂,那抱歉,我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王虎摇了摇头,脱下身上的青衣,咬破自己的中指,在地上一笔一划笨拙的写着。

    这是一封绝笔,是交给八坛主的,内容大概就是沈默先前的猜测,大概和八坛主复述一遍。

    写好之后,说的王虎颤巍巍的递给沈默,”帮我把这交给坛主大人,不管他信不信,让他多珍重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虎惨然一笑,一头撞在身旁的一块石头上。

    先天武者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沈默有些不忍的闭上眼睛,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场纷争,究竟还要陨落多少无辜的人命啊!”

    这不是悲天悯人,是一种麻木和疲惫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死了太多太多人了,死在他手里的,都早已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王虎死了,只留下一张详细的图纸,和一封用血写成的信。

    沈默折好信,带上图纸重新上了路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天亮时分。

    当清晨的第一滴露珠,滴落在人族弟子脸上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了新的征程。

    王虎死了,接下来路过的八个分坛,沈默也懒得劝说这些人向生了。

    被控制了人魂的武者,不过是个随时寂灭的人偶罢了。

    和之前的几个分坛一样,他一路横扫过去,中午时分,八分坛九大分舵已经尽数扫荡完成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只剩下最后的一分坛,二分坛,和四分坛!

    沈默绕着南部,一路带人迂回过来,从西南的二分坛起始,一直到第三日,从四分坛走出。

    两座分坛,十八座阵基,全部标注完成。

    当从东南海域沿岸走回来,沈默带着众人休息了一天一夜时间。

    待养足了精神,他将目光看向了版图上最中心的中原。

    那里,是最后的一分坛!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